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企业文化 > 文学天地
文学天地

写熟悉的有良心的作品

发布日期:2018-01-17     信息来源: 陕煤大秦公司     作者:孙文胜     浏览数:106    分享到:

       2017年,是我创作取得较大进步的一年。我除了散文创作,还涉猎拓展了小小说写作。全年累计在省级纸媒发表散文小说20多篇,有作品还登上了权威期刊《小小说选刊》,入选了《2017中国年度微型小说选》《中国当代闪小说精品》等。回想起这一路苍茫,感想颇多。
       我开始文学创作,是从收集乡谣开始的。我的母亲大字识不了一手心,但乡村口口相传的故事、歌谣,心里却装得满登登的。我们围在一起剥蒜,她会说唱:一骨朵蒜,两骨朵蒜,他爸他妈爱吃蒜,把娃给到北山县。路又远,井又深,板住辘轳骂媒人。围绕蒜,还会让我猜:弟兄七八个,围着柱子坐,只要一分开,衣服就扯破。她唱的乡谣,多以身边的景物、动物或植物为主体,诙谐幽默,朗朗上口,语言极富张力和乐感。那时候书籍少,我所受到的文学熏陶,无非就是这些生动鲜活的顺口溜、谜语、故事等。比如,我在农报发表的那首《卖菜谣》,就有这样的句子:葱杆好似炮筒筒,戳在地里朝天轰。轰的辣子满身红,打的茄子乌又青。生姜吓得地里拱,死拉硬拽不出征。这篇稿件投出去不久就有了回音,第一次登上省级报纸,我激动地欢呼雀跃。
       艺术是时代的镜子。一个有良心的写作者,不管作品大与小,都应该反映时代主旋律,反映对优良传统文化的弘扬和继承。
       我最初写小小说,只是觉得有意思,但写着写着,就融入了思考,对生活的认知也日渐深刻。
       我的小小说《冬至》,通过爹给“犯事回来”的贼娃送粮一事,着力展现了人性的质朴美。冬至天寒与人心温暖的心理反差,为贼送粮与遭遇贼偷的悬念疑惑,恩仇情怀与怨恕之道的水火相融,尽在方寸之间。写作时,我借助补叙与插叙、铺垫与反转、设疑与留白将其曲折呈现,凸现了小说在闪展腾挪中“出乎意料之外而合乎情理之中”的情节点设置。当然,技法只是表现手段,不管是什么题材、内容、形式、风格的作品,都离不开千变万化的现实生活。在文里,“爹”是闷的,“娘”不会道歉,但他们都是有良心、知感恩、明事理的人,就像我们的邻居和朋友。这篇作品我就力求以生动鲜明的自然画面,饱满丰富的人物形象,展现古道热肠的农耕文化和优秀传统美德。
       熟悉乡村生活只是创作必备的一个方面,唯有对生活充满热爱,才能从生活中汲取营养,有所发现。群众熟知的,才是乐意接受的。我们在创作上的大胆想象,必须来源于深厚的生活基础。

上一篇:让电影回归人性 阿米尔汗 助力梦想加速 下一篇:年的记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