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新闻动态 > 媒体新闻
媒体新闻

陕西工人报:人情

发布日期:2018-04-10     信息来源: 陕西工人报     作者:孙文胜     浏览数:1645    分享到:

       

陕西工人报 陕煤专刊 2018.04.10  煤化四版


       倦鸟驮着夕阳已隐入了树丛,空荡荡的小路上,还瞅不见哥的人影子。哥要从学校回来了,娘就会烩一锅窜香的旗花面。 

       寂寥的星子偏了西,劳累一天的爹睡着了,哥弯腰猫步溜了进来。娘问原因,哥扭曲着脸,差点哭出了声。“国庆”学校搞比赛,娘给哥借了邻村大猫的白球鞋。节目演完了,哥怕给人家弄脏了鞋,就脱了放在抽斗里。操场上嘻嘻哈哈地玩了会弹球,球鞋却莫名地丢了。 
       哥哽哽咽咽地止不住。娘停下手中的纺车说,睡吧,男娃子可别“尿水”多。 
       哥没有挨打,真是万幸了。这大概和今天娘多收了两颗鸡蛋有关系。 
       第二天,娘到村西头去找六婶。他婶子,方便的话,把借我的20元钱还给我,我有急用。黑洞洞的厨房里,六婶满面烟火地在做早饭,犹豫下说,我,我记得还给你了。 
       啊,啥时还的?娘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 
       那天你在家里做糊汤,我,我还的。六婶说得有板有眼。 
       那年月,20元可不是小数目。娘一蹦子跳出了门,两手叉腰,杏眼圆睁,你,借钱不还,赖子! 
       六婶手提裙角抹着泪。 
       吵嚷声就像召集令,门口很快围拢了一圈人。 
       说话间,爹从外面回来了。他黑着脸膛训斥道,在大街上吆五喝六的,不嫌丢人。抓住娘的胳臂就往家拉,娘不走,扭动着身子挣扎着。爹可不管这些,老牛上套只顾拽,娘挣脱身子跌了个屁股蹾,脚上的鞋子也挒巴掉了。 
       回到家,娘委屈得直抹泪。爹说,老六脚烂了一年了,身子不能动,孩娃子连学都停了。那恓惶日子,你不知道? 
       娘理屈,又下不来面子,就胡搅蛮缠了。不要当我是傻子,我看你心疼的不是老六。谁能把自己的地都撂下,帮那婆娘收割碾打锄田禾。 
       胡说!爹像被蝎子蜇了一下,扑过来就搧了娘一耳光。他脱下鞋子还要抽娘,被我和哥搂住了腰。爹平日里都是笑眯眯的,今个儿咋会发那么大的火。 
       天麻黑时,大猫爹一股风样闪进了门。他见我爹抽巴着脸娘垂着眉,就问咋回事。爹不吭声。哥说我把大猫的球鞋弄丢了。大猫爹蹲上矮凳说,丢了就丢了,那算个啥球事情。我和你爹是狗皮袜子没反正,不用还了。他又冲着我爹说,就这鸡毛蒜皮的事,你两口子还斗气吊脸子?爹见回避不过,就说了娘和六婶吵架的事。大猫爹闷头咕咕地喝过几口茶说,明天借你的板车用用。爹在后院系好辕绳,他拉着板车就走了。 
       大清早打开门,爹发现门墩旁放着满满一袋胡萝卜。胡萝卜虽是大路菜,可一袋也应该价值不少钱。娘搬起袋子左瞅瞅,右看看,看到袋底一片红蓝格子布补丁,哦了一声红了脸。 
       爹偏着头问,咋了? 
       你看这块格子布补丁? 
       那年闹饥荒,奶奶饿得快断了气。有天半夜娘听见敲门声,出来就见有个小小的红蓝格子布袋,里面装了两碗麦麸皮。又黑又粗的麸皮粥,救活了奶奶一条命。 
       唉,那年老六因为这事上了批斗会哩。爹又问娘,没见老六家种胡萝卜。 
       哥在被窝发了声,我看见大猫在学校吃胡萝卜了。 
       爹明白了,但没言语。他把烟锅杆子插在后脖颈,紧紧腰带,扛起袋子就朝村西走。窄窄的村街上,大猫爹弓腰拉着架子车,车厢里老六盖着被子闭着眼,六婶弯腰在后面推着车。爹说,你们这是?大猫爹说,我给六哥看病去。六哥是因为我在工地上受的伤。我这大半年不在家,以为早好了,没想到六哥怕我受作难,病成这样了,还一直瞒着我。 
       大猫爹用黑脏的袖头子擦着眼。我回头看爹,他的眼眶也湿湿的。 
       娘一步三颠地跑过来,拉着六婶胳臂说,他婶子,你安心服侍六哥吧。晚上让他爹给你家照看门户,孩子的吃喝交给我。 
       红彤彤的日头跃上坡坎,几个人身上就都有了光亮点。

上一篇:中国煤炭报:警惕煤炭销售中的风险因素 下一篇:陕西工人报:陕煤集团一季度煤炭铁路发运1...
友情链接:苹果彩票  金巴黎彩票  大金彩票官网  金砖彩票官网  东方彩票  迅雷彩票官网  大赢家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