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企业文化 > 文学天地
文学天地

乡土——那远去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8-04-26     作者:郭日红     浏览数:261    分享到:

       在四月的春天,我去一个小村庄进行扶贫,每一次走进乡村,心中总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难以抑制的对乡土的亲切感,也更加体会到乡村的历史厚重感。因为我爱着这乡土,闻着乡土的清香,看着乡村的情景,这一寸一寸的乡土里融进了多少儿时的记忆,融入了多少生离死别的难舍情怀。这根乡村、乡土的敏感神经又一次被触发了。
       五千年中华文明就是一部农业的文明,虽然在工业化及后工业化的时期,乡土文明已经在事实上衰落、凋敝了。多少年以前,国家计划经济时期都是以农补工,促进了工业的快速发展,多年以后,工业发展了,城镇富裕了,理所应当反过来以城补农,我想这或许就是现在国家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和精准扶贫的重要考虑的一个方面,我想至少把美丽乡村留下来,让人们记得住乡愁,不管走多远都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春天的农村大地到处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我们一路上绕着山路行驶,一会儿在山沟,一会儿在山顶,从山顶远处放眼望去,沟沟坎坎、曲曲弯弯,既有奔放,也有苍凉,多么可亲的土地啊!多么秀丽的山川,一方水土养育着一方的人,一方水土孕育了一方的文化。可以想见在古代,道路没有修通之前,这里的人们过着慢节奏的生活,守望者这片可亲的黄土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平静的生活,一代代繁衍生息,人们见面要花费多少的时间,也正如民歌中所唱“见个面面容易、拉话话难”,真是情真意切地间接传递出道路的不通畅。
       一路车行,经过街道,经过村庄,到达了目的地,宁静的乡村剩下了不多的人家,好多的房屋已经破败了,村庄紧紧依靠在山坡上,下面是沿黄公路,沿黄公路下面是黄河,坡的下面随处可以看到枣园,一条非常狭窄的土路通到了农家院子里,路的一侧是非常深的沟,对一个陌生人,走在这样的路上,都很胆怯地挪着步子。
       夕阳西下,我也完成任务准备回家,看着沿途扛着农具归家的人,脸上洋溢着慢慢的幸福,随着行车速度的加快,我离他们越来越远了,整个村子也变成了一幅小小的图画,画中有小桥、有流水、有人家。
       在梦里,一个山清水秀、生态宜居的古村落仿佛就呈现在了眼前,又消失在夕阳的余辉下,在袅袅的炊烟里,在远处的信天游里。在早已远去的记忆中,我又找到了那条归家的路。

上一篇:平凡坚毅的白杨树 下一篇:跨越十三个岁月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