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新常态下山西煤炭如何涅槃?

发布日期:2016-05-13     信息来源: 行业新闻     作者:山西日报     浏览数:1821    分享到:

        煤化工之路——传统煤化工稳步转型,现代煤化工向尖端技术进发发展启示——从原料市场转向材料市场,应成为破解煤炭困局的重要思路。
  拉长,拉长,再拉长……这不是普通的延伸,是一块煤的蝶变,是财富的聚变,是山西煤炭产业链的嬗变。
  关于我省煤炭的前景展望,无论如何,都要从煤化工说起。
  煤化工产业异军突起,是“十一五”时期我国化工行业的一道风景线。我省基本形成了以化肥、甲醇、精细化工等为主的煤化工产业体系。当时,全省实施了一批重点技术改造项目,天脊、三维、山焦等一批大型企业脱颖而出,企业工艺技术和装备水平均有较大提高。
  从技术创新的角度来看,经过“十一五”“十二五”的发展,无论是传统煤化工还是现代煤化工,我省对全国煤化工行业贡献都非常大。
  全省捣固炼焦技术环保质高,向全国推广;太钢集团7.63米焦炉引进德国工艺,技术要求精、自动化程度高;山西焦化60万吨烯烃项目是我省首个煤制甲醇制烯烃项目,也是国内第一套以焦炉煤气制甲醇再制烯烃的工业装置;潞安集团16万吨煤基合成油示范项目是中国煤间接液化自主技术产业化的第一个项目,形成了一系列国际领先、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炭间接液化核心技术……
  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发展至今日,我省煤化工行业却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一是技术先进,对外却没有话语权。二是国内国际经济形势严峻,需求锐减,产能庞大而无法释放,造成过去占全省工业产值、利润1/6的焦化行业开工率不足,2015年开工率仅为60%,亏损面达到80%。而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等现代煤化工项目,则在世界油价大幅下跌和天然气价格下跌的情况下,失去了原本勃兴之时的竞争力。
  庆幸的是,我省焦炭行业在危机中存在诸多可以把握的机遇:一是2015年以来,为控制燃煤污染,太原市每年需要60余万吨清洁燃料用于周边城中村供暖,华北市场有600万吨左右的需求量。二是目前冶金焦产能过剩,可用成本较低的煤配煤转化为化工焦,为下一步煤化工做准备,既减少企业亏损,又可消耗掉一亿吨左右的低质煤,带动市场消费。
  “理念,关键是发展理念。我们现在应该将目光从原料市场转向中端的材料市场,不要总是关注低端的燃料市场,要向精细化学品方向发展。”省煤化工协会老专家白玉祥语重心长地说。传统煤化工可以按照碎煤制合成气,再向下一产业链延伸的思路进行转型,现代煤化工则应该沿着煤制合成油、FT合成油、煤机甲醇等项目,向着高附加值油如大比重航空煤油蜡或者高端润滑油,PET、MTO、乙二醇等精细化工方向继续延伸,将产品直指材料市场。
  目前,我国乙二醇60%需要进口,烯烃、芳烃每年缺口都在千万吨级,这都是煤化工的机遇。煤化工还可以进入塑料、橡胶等领域,做化纤、油漆等,甚至可以发展一些特殊的煤化工路线。
  然而,国际油价较低,石化对煤化工冲击很大,部分煤化工项目效益并不乐观。但是,无论如何,对于我省,发展现代煤化工是一个长期战略,坚持煤炭清洁高效转化的大方向始终不能变。“十三五”开局,我省煤化工行业不仅要关注发展速度,更要关注发展质量。
  煤炭伴生资源利用之路——从忽视到重视,我省发力煤伴生资源发展启示——资源禀赋是资源富源,利用方式要与时俱进。
  按人口平均来算,我国煤炭资源的人均储量只有世界人均储量的一半左右,这样看来,我国的煤炭资源必须节约利用,因为石油储量和天然气储量更少,这就决定了我国依靠煤炭作主要能源的情况长期不会改变,所以,煤炭资源是十分珍贵的。
  不仅煤炭资源宝贵,煤系共伴生矿产资源更有价值。一位业内专家惋惜地告诉记者,我省矿产资源丰富,其中,煤系共、伴生涉及矿种36种,占一半以上,但由于政策、技术、经济等因素影响,常常作为废物排放到地面或者被遗弃于地下,矿产资源总回收率和共伴生资源综合利用不尽如人意,尤其是当资源利用关注点聚焦煤炭本身时,浪费了大量煤系共伴生矿产资源。现在,煤炭作为燃料输出褪去旧有光环,伴生资源的进一步开发利用成为下一阶段的重点。
  以朔州市平鲁区为例,煤炭资源及伴生资源优势得天独厚,目前已探明高岭土、粘土、砂岩等非金属资源和铝、锂、镓等金属资源。锂是非常重要的金属元素,专家预计全世界需求将以20%的速度增长。去年有关科研机构在我省平朔煤矿发现伴生大量的锂矿资源,而且可以供工业开发利用。经过测算,它的潜在价值量相当于煤炭自身的价值。
  平鲁区与平朔集团斥资13亿元建成粉煤灰提取白炭黑和氧化铝综合利用项目,并研究提取镓、锂两种金属资源的方法。
  煤矸石虽然是煤伴生废石,但是平鲁区晋坤矿产品公司以煤矸石为原料生产煅烧高岭土,产能5万多吨,年消化煤矸石8万多吨。
  2015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8103万元,出口创汇478万美元。
  作为煤炭的重要伴生矿产资源,煤层气是近一二十年在国际上崛起的洁净、优质能源和化工原料,从国家重视程度看,煤层气已被确立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载体。数据显示,我省煤层气储量巨大,约占全国煤层气资源总量的1/3左右。
  据介绍,“十二五”期间,我省煤层气开采取得了可喜的发展。未来,煤层气产业突破口在于技术创新。
  2015年12月底,我省出台政策,准备探索建立煤炭资源共生伴生矿产资源矿业权一体化配置机制,在创新煤权气权一体化设置、探索建立煤层气资源矿业权有偿取得制度、推进采煤采气一体化发展等方面,积极争取国家支持,加大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特别是瓦斯发电力度,尽快把煤层气产业培育成为我省重要支柱产业,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科技创新之路——多年来主要投入开采和安全,正向全方位、高精尖发展。
  发展启示——
  科技兴煤,用科技的力量把煤炭的价值充分利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涌简单易懂地解释煤的综合利用过程,“应该配合煤加工的多项联产:煤先热解,变成半焦,半焦拿来作燃料,产生蒸汽发电,蒸汽轮机的背压还有十几公斤的压力,可以用来供热。半焦热解产出的东西,焦炉气可以拿来作燃料,也可以做合成气,液体焦油分离出粗苯、轻焦油、重焦油等等,这样对煤的利用就是全价的、综合的。”
  这个过程中,每一步价值的最大体现,都极大地依赖于科技的创新和应用。
  我省要走好现代煤化工之路,存在的变数和风险都需要科技创新来解决。2015年,我省一煤化工项目曾在环评过程中被否,环保部立规严峻及环评通关艰难是普遍认知,业内认为,环评是现代煤化工项目获得核准前最难通过的前置审批条件。而煤化工项目高耗能、高耗水、高污染排放等问题也让其备受争议。若想大力发展,必须依靠科技,绿色环保,才能实现较大的环境和社会效益。
  2011年,我省煤炭行业科研经费投入仅国有重点煤矿就达90多亿元,开发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成果。2013年,全省煤炭开采和洗选业规模以上企业R&D(研究与试验发展)投入为36.2亿元,黑色金属冶炼和延压业投入为40亿元,占比为61.8%。
  2014年,我省印发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山西行动计划(2014-2020年)及《山西省低碳创新行动计划》等一系列政策文件,提出由“煤老大”向“煤科老大”的转变:到2020年创新型山西建设取得显著成效,低碳创新发展成为主导模式,煤基产业自主创新能力大幅提高,重点领域核心关键技术取得突破,形成创新驱动发展新格局。
  2015年,我省提出到2020年前,全省煤炭科技创新将重点从安全生产、煤炭开采、低碳发展、体制机制、煤层气、商业模式创新、煤机制造、人才队伍建设等角度,破解发展难题。
  省煤炭厅负责人告诉记者,“十三五”期间,我省将致力于用煤炭科技创新着力破解影响制约煤炭改革发展的难题,从而推动全省煤炭产业“六型”转变,加快把我省建设成为全国性的煤炭行业科技创新大省。
  无论走哪条路,都是在向交集、创新、融合的方向发展。煤炭表面看是黑的,实际上是干净的、绿色的;煤炭也是宝贵的,要全面开发利用;煤炭还是“高尚的”,它燃烧了自己,温暖和照亮了别人。山西一定要走出“革命兴煤”的新路,当山西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之时,就是山西煤炭涅槃之时,也是山西走上复兴之路的开始。

上一篇:1-4月我国进口煤炭6725万吨 下一篇:国家连发文封堵煤电过剩风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